Penny

a little trick(一)

1.虚拟社会设定

2.自嗨产物,ooc预警



黑桃皇后市 北区 9:00p.m.


L小姐把刀具从倒伏的男性尸体身上拎出来,拿去水池里洗干净。她嘴里叼着劣质香烟,一边哼着歌一边在卫生间里忙活着。她的手指划过刀刃,黑色的指甲和惨白的指尖,指缝里还有锋利的红。冲掉肉沫和血液,刀子洗干净后沾着水,她把它别在裤腰带上,湿着手把烟从嘴上拿下来。

 

她想起今晚还与人有约,照惯例今晚是要和那个人喝一杯的。马丁靴踩过肮脏的瓷砖,她欣赏着自己今晚的作品。

 

“哇哦,是个大帅哥。”她从不吝啬对别人的赞美。

 

死者没有回应她的称赞,如果可以的话,他可能要先考虑怎么把自己的身体拼回半小时前的模样。L小姐蹲下身,宽大款的黑色皮夹克沾到了地面上的血迹,她牵起死者截面粗糙的断肢,同他握了握手。

 

“你好,初次见面,我是L。”浅色的眼睛认真地盯着他血色的眼眶,“哈,好像现在自我介绍晚了些,但是也不赖。”

 

窗外的霓虹灯五光十色,绚丽多彩;夜色里的黑桃皇后灯红酒绿,人声鼎沸。

 

L小姐与这熙熙攘攘隔了一扇窗户,她靠在窗的另一边,和腥臭的尸块窝藏在黏稠的黑暗里。 烟草的味道冲进鼻腔,她的脸掩藏在灰白色的尼古丁气体里。L叼着烟编辑信息:“任务完成,今晚去喝一杯?”点击发送键后,她抹去了掉落在屏幕上的烟灰。

 

“拜拜。”她突然感觉无聊透顶,香烟和酒精只是愚蠢的安慰剂罢了,就像那些散发着奶臭味小孩儿的硅胶奶嘴。在杀戮面前,性也不值一提。

 

Suspending是北区的一间地下酒吧,在黑桃皇后还算出名。L一脚跨进去的时候,不耐烦的酒保正在驱赶闹事的醉汉。

   

“晚上好,朱利安。”L微笑着向酒保打招呼,“这活儿现在轮到你来做了吗?”

 

“别说风凉话,你可以来帮帮我。”朱利安有些烦躁。

 

“喏,保安来了。敢在这里闹事,这位什么来头?”L坐上高脚椅,全然不顾身旁手忙脚乱的朱利安,“老样子两杯哦。”

 

保安带走那位醉的神智不清的男子及其友人后,朱利安开始洗手调酒,“G家族的小儿子,他的情妇今天被兄长一枪断了腿。”

 

“先生?”

 

“友人特赠小情报。”

“哈,你真可爱。”L眼睛眯了起来,“那有没有T的消息?”

 

“没有,劝你不要打听。”朱利安面色不变,“知道太多,对家族杀手来说不是好事。”他把调好的鸡尾酒放在L面前,丰富的色彩在一个酒杯里完美呈现,“黑桃皇后是位健忘的女士,在这里无故失踪并不罕见。”

 

“那就不太妙了,我真的很想知道。”L又笑了,她把黑洞洞的枪管抵在他的额头上,“毕竟那么多条信息不回,是谁都有理由生气吧?”

随笔

桃花大概是在三月份开,有的开得浓艳成簇,有的就是清淡纤长。我喜欢这些漂亮的花,不管是深红还是浅红。


这会儿的雨也细腻多情。语文课本上写“线条儿似的春雨”,它确实就像纺线一样从天空落下。然后被风织成一层层朦朦胧胧的烟雾。


我打着蓝色方格纹的天堂伞,蹬着红色胶雨靴,等着郑叔叔的早班公交车。要在7点前上车,因为我要去教室里补作业。


“春雨真是漂亮的雨。”我想,“这么温柔,不知道是不是在雨的学校里当文艺委员呢?或者说是话剧专用女主角?”


“嘻嘻,偷偷告诉你,秋天的同学也反串过女主角哦。”


声音细细小小的,混在淅淅沥沥的雨声里。她好像躲在车站旁的香樟树后和我说悄悄话。


“哎呀,老师催我回去了,再见再见,下次再聊咯。”


一阵风带雨,吹散了我手里热豆浆冒出来的白烟。


过了一小会儿,雨停了。

随笔

八月末尾的日子里,暑气和高积云会染红下午6点的时光,像一件漂亮衣裳。


我总是在这个时间做完作业,把手放在金鱼搪瓷盆里洗干净,准备吃饭。


桌子上方方正正的作文格纸和削了一半的中华铅笔躲在窗前的栀子花下,沾着夏天残留的芬芳。


“夏天要过去了。”我懵懵懂懂地想着,“我得去奶奶那里拿点香袋。”


当我洗漱上床的时候,栀子颤颤巍巍地开着,比姑姑的高档香水还要好闻。它们总让我想起以前的几个夏天:萤火虫、汽水、总爱下雨的蓝天和小路旁悄悄开着的野白菊。


哦,还有奶奶准备的香袋。


夜里我醒来,栀子花里闪烁着银色的光。小小的她们垫起脚,从厚厚的花瓣上跳下来。


“要走啦,行李准备好了吗?”


“好啦,今年她缝的毯子也很香呢。”


“今年总算完工了,明年见哦。”


“再见!明年夏天再见!”






【格丹】In her eyes(三)

1、Dani x Grace

2、是🚗

3、bgm安利《sinister》by midnight

                    《float》by sturling

4、ooc致歉,感谢大家包容我的古怪取向(不是)

👉🏼👉🏼原文链接戳这里(人工高光)

【格丹】In her eyes (二)

1.真的是dani搞grace(反复坚定(自己的)立场)


2.我太菜了


3.我知道很短小,但我真的一滴也🈚️了姐妹们


4.依旧是题外话,安利bgm《back at one》by Nakala


   

       接吻的具体步骤是什么?格蕾丝一时也给不出答案,此刻她的心脏被某种鼓噪的情绪牢牢攥紧,这种既陌生又强烈的情绪是她所未曾经历过的。


     “丹妮拉会怎么想,她会给我一拳吗?还是第二天把我告到军事法庭?”


      行吧,她必须坦白,她确实对反抗军首领丹妮拉·拉莫斯小姐有不止一点点的非分之想。从她入伍之前,从她的家庭被反抗军救下的那个时候,丹妮拉小姐就一直是她的憧憬对象。但谁能想到从她参军之后,事情会变成这样一发不可收拾。所以她想亲吻她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吧?

      

      但格蕾丝的手心开始出汗,双臂也开始颤栗。她现在无暇顾及其它。


       “去你妈的军事法庭,我现在就是要亲她。”她顶着冒烟的脑袋决定破罐破摔。


      她抿住丹妮丰润的下唇,用自己的呼吸湿润它。它甚至还带着一些酒味,唔,还有柠檬的味道。格蕾丝垂下浓密的睫毛,蓝色的眼睛悄悄描摹对方嘴唇的模样。

   

      丹妮拉……,她好柔软。

 

      玫瑰似的柔软嘴唇,大概轻轻的啄吻就能让自己也染上玫瑰的色彩。格蕾丝情不自禁收紧手臂,将丹妮压向自己,另一只手托住对方的后脑勺。

  

      “接下来……是舌尖。”她试探着勾住丹妮滑腻的舌头,又轻舔她的上颚。舌头搅弄在一起的感觉温热湿滑,而它们重重擦过牙龈时让两人都呼吸急促,滋生出的奇异酥麻感让格蕾丝软掉了半个身体。

 

      来自丹妮嘴唇的柠檬味道再次刺激着格蕾丝的大脑,诱惑着格蕾丝采取更加大胆的动作。她想让丹妮再近一点,再深入一点地亲近她……

 

      直到她感觉到丹妮的目光,它们就这么轻轻落在她的脸上,像是在偷看她,又像是在浸没她,总之是把她包裹了起来,于是她被温柔地抚慰。格蕾丝从未见过这位强悍的女士有过这种眼神,哪怕是在无数次小心翼翼的偷看里,哪怕是在青春期恍惚的梦里。

 

      就这么短短一愣神的时间,丹妮狠狠吮了一口格蕾丝的嘴唇,又悄悄用手搂住了她的脊背,她生着茧的指尖在格蕾丝的背上慢慢勾勒着,一点一点画出脊骨的凹凸形状。


      格蕾丝颤悠悠的心脏一下子舒展开,像是被灌进十吨糖浆,还拴上了糖果气球,飘飘忽忽地飞到了天空上。

   

     “天啊,我好喜欢她……”她彻底闭上眼睛。她彻底放纵自己沉醉其中。7月的温度催化着热情,而气息交缠总是让人欲罢不能。喘息声和咕啾水声微弱细密,津液顺着丹妮蜜色的胸乳流下,烧红了格蕾丝的耳朵。

   

      当丹妮的双唇终于离开她时,呼吸在发间纠缠不清,掀起的炽热让格蕾丝忍不住低下头去追逐它们,直到被丹妮用手指制止。

 

    “丹妮拉长官?”格蕾丝悄悄抬眼看她。

 

    “你……你是格蕾丝……你就是她。”丹妮看起来依旧是醉酒过度的样子,但她用手臂撑住自己,强迫自己稳住抬起的头颅,“你……你得叫我丹妮,不是丹妮拉。”

 

      她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狼狈,她的头发因为刚刚的吻又变得乱糟糟的,面色潮红,眉毛紧紧地皱起来,压下去,像是在朝人施压,又像是在抑止眼泪。

   

      格蕾丝看见了她棕色眼睛里贮藏的水光,月色下盈盈欲滴。但格蕾丝无暇欣赏,她只觉得心里又变得皱皱巴巴了,“我就是格蕾丝,丹妮拉……丹妮长官。”

    

     “嗯……长官也不用加了……丹妮……就可以!”

    

     “好,丹妮。”

 

       格蕾丝听见她又抱怨了几句,好像是关于莎拉之类的话。她为什么这么委屈,为什么流泪,格蕾丝很想知道,但是这些现在都不重要。她只是朝丹妮伸出手,替她拢了拢黑色长发,又吻去她眼角快要干涸的眼泪。

 

     “那您可以再亲我一下吗?”她问向那个坐在月光下连哭都不敢的、孤勇的女战士,温柔得像是在触碰年少时的梦境。


     “一下就可以。”

我真是,一滴都🈚️

【格丹】In her eyes (一)

#Dani x Grace#

1.时间线在大结局后 

2.私心想看看矮1调戏大狗狗,于是......

3.可能会上本垒……吧

4.第一次写文,ooc在所难免,请各位看官手下留情

5.题外话,安利bgm《JDS(Fantasy)》by Finding Hope



    难得晴朗的夜晚里,她的目光在她赤裸的肌肤上巡回。

 

    长发的丹妮注视着短发的格蕾丝,从她金色的发梢到她白色的棉质背心,从她左眼的睫毛到右眼的另一扇。

 

    7月,德州。

    

    在这灰烬世界的某个黑暗角落,丹妮正安静地坐在大大的布艺沙发上,格蕾丝陷在丹妮身前凌乱的床里,银色月轮就浮现在格蕾丝身侧的窗外。

 

    白色的月光拉长了窗棂的线条,又清晰地将房间内的黑暗一分为二,一头是格蕾丝有些模糊的面孔,另一头是晕乎乎的丹妮。

 

    她在晕乎乎地注视着她。

 

    说老实话,丹妮今晚确实醉的有些厉害,庆功宴上将士们把她灌得醉醺醺的。

    这次凯旋让反抗军全员士气大振, 指挥部优秀的调度和士兵们出色的配合几乎让这次入侵的机器全军覆没。

 

    “哈,我真是爱死了这里的土豆,”宴会上的莎拉格外精神,她放下手里的土豆派后又灌了一口酒,“没有粮食短缺,没有大片死亡,我们甚至还能送这些狗娘养的机器们下地狱。”莎拉脸上的皱纹久违地舒展开,她朝丹妮举杯示意,那动作就是“要和我来几杯吗?”

 

    已经喝的有些醉意的丹妮下意识答应了,酒精让丹妮放松了警惕,因为她显然不是有过酗酒史的莎拉的桌上对手。

    

    一个半小时后,格蕾丝背着这位已经烂醉的反抗军首领回了自己宿舍——鉴于丹妮本人连自己的钥匙串都摸不出来。

 

    扛着身手不俗且不省人事的首领回宿舍这件任务对士兵格蕾丝来说显然不那么轻松。打开门时格蕾丝总算长舒一口气,她喘着气将丹妮扶进房间,又将首领小姐安置在沙发上躺下。

    

    解决了这位喝醉了的女士,身心俱疲的格蕾丝立刻把自己剥的只剩背心仰面倒在床上,思考要不要叫上司们的头儿去洗个热水澡。鉴于军区水资源不算丰富,热水限时供应,再加上大量训练拖延时间,因此洗澡的时间总是格外珍贵。

 

    “首领小姐应该也不会拒绝一个舒服的热水澡。”她心里这么盘算着。

 

    但她并不知道,这位棘手的首领小姐正隔着月光看着她发呆。

 

    丹妮突然感到有些困惑,她歪歪斜斜地站了起来。特制军靴踩在有些老旧的木地板上,嘎吱作响,她踩过窗棂长长的、黑黢黢的影子,跨越了一地银色的、水一样的光辉,慢步走向月色那边的女孩。

 

    “你…叫什么名字?”她的声音像在杯里晃荡的朗姆酒。

 

    “格蕾丝,长官。隶属于第七特别行动组。”立刻坐直的格蕾丝感到自己的耳廓有些发热。首领看见了她只穿一件背心和一条内裤的样子!天呐,这还不如让她去扫一个月男厕所。

 

    “嗯……格…蕾丝,”丹妮透亮的棕色眼睛眯了起来,她努力地向格蕾丝脸上对焦,却又因过度饮酒而失败,“格蕾丝?你是哪个格蕾丝,让我看看你的脸……”

 

    又是几次失败后,丹妮放弃了尝试。她赌气似地两下蹬掉军靴和碍事的长裤,一下跨坐在格蕾丝结实的腰上。“嗯……让我凑近看看……”她直起身子,双手捧着格蕾丝通红发烫的脸仔细端详着。

 

    “真是漂亮的蓝眼睛。”丹妮低下头由衷感叹,和记忆里的那位实在是太像了。

 

     “女士……”格蕾丝小声嗫嚅,天知道这位传奇人物离她有多近,近到她甚至能看清对方棕色虹膜的漂亮纹路。

  

    丹妮挺拔的鼻尖都贴在了格蕾丝瘦削的脸颊上,还有那两弯纤长的睫毛。当它们遮住丹妮专注的目光时,它们就会扫过格蕾丝的鼻梁和侧脸,惹出一阵微弱的喘息。格蕾丝敢肯定,不只是头部,现在她全身都应该跟煮熟的虾子似的红热。

 

     有意思的是,以优秀搏斗能力闻名第七小组的格蕾丝小姐,现在完全不想让这位迷人的女士从她身上离开。比起愤怒和耻辱,这样的丹妮让格蕾丝感到目眩神迷。她像是被海妖诱惑的水手,总会忍不住吻上那双潮湿的嘴唇。

 

     “你在发烧?”丹妮闭着眼睛试图寻找平衡感,她把额头贴着格蕾丝的,以防自己倒下去。她最终又滑落在格蕾丝漂亮的腰腹上,勾着格蕾丝纤长的脖子问她是不是病了。格蕾丝只觉得自己要疯了,她能搂住丹妮的腰让她不至于摔倒,但是她阻止不了丹妮把头往她脸上凑。

 

    “等等!我还没看清……”丹妮抗议道,她用光裸的蜜色大腿夹住格蕾丝,胸脯紧紧贴在对方的胸口上。接下来丹妮又一次环住了格蕾丝的脖子,嘴唇几乎亲在了格蕾丝湛蓝的眼睛旁。

    

    “她到底有没有自觉啊!”格蕾丝惊的差点跳起来。

 

    醉酒的缘故,丹妮面色潮红,就连吐息也热的发烫。她滑倒在格蕾丝的怀里,仰视着这位年轻的士兵。托了身高的福,格蕾丝现在能看清楚丹妮的整个脸庞和她漂亮的大眼睛。

 

     “她又在盯着我……”格蕾丝有些窘迫地躲开了她的视线,但是对方潮湿的呼吸和自己升高的体温再次把她拉回丹妮的棕色眼睛里。

     

    她感觉自己在这粘稠的目光里坠落,甚至把自己都弄的手脚发软。

    真是美丽的眼睛,它们在月色下晶莹剔透,像是格蕾丝幼年时过圣诞节必备的枫糖浆。

 

    她记得这双令她印象深刻的眼睛,在新兵入营的时候,当时的它们多么坚定肃穆,就像承载了全人类的未来。

    现在的它们又是这么温柔,像两颗流星在她怀里伴着月光徜徉。


    格蕾丝拨开丹妮脸上的黑色头发,屈起长腿。她能感受到肢体交缠时的柔软触感,皮肤摩擦带来的精神颤栗。她在陷落。

 

    于是水手终于抵御不了海妖的眼神,她自暴自弃般含上了丹妮潮湿的嘴唇。